纯CSS实现网页内部锚点跳转时上下偏移

纯CSS实现网页内部锚点跳转时上下偏移

最近在做我的“足球导航”网站的时候遇到一个网页内部锚点跳转后向下偏移一点,以避免被顶部固定导航栏遮住的需求。网上搜索了一些方法,大多数都是利用js在跳转时候进行控制,后来在一个国外开发者的个人博客上发现一个只用css实现的方法,觉得简洁的很,顺手将他的实现方法翻译过来。通常我们网页顶部的固定导航栏的的样式实现如下:<div class="header" style="position: fixed; top: 
继续阅读
爽片《安娜》

爽片《安娜》

就这些年看特工谍战片的经验来说,如果是美国人拍美苏(俄)特工谍战片,那么片中的苏联人大多数智商达不到平均线,各种被戏耍。如果是苏(俄)拍的电影,那么片子中的老美很多行为肯定也是宛若智障。如果是第三方,比如法国人来拍这样的美苏谍战片呢?是的,美、苏双方的智商都不高,都被主角“砰砰砰”不停地KO,如果主角再是一个颜值身材俱佳的大美女演员,外加著名大导演加持,那这片子在市场上评价肯定不会低。我周末刚看的《安娜》就是今年刚出的这类的片子,导演是大名鼎鼎的法国人吕克·贝松。整部电影中,美女主角在无数次的变
继续阅读
中国唯一被提名的世界足球先生的“塔希提球王”

中国唯一被提名的世界足球先生的“塔希提球王”

世界足球先生是这个星球上男子足球运动员个人的最高荣誉。很多中国球迷都不知道,虽然我们的男足水平低下,但是我们中国出过这样一位球员,他曾被正式提名为世界足球先生候选人。他是中国的“塔希提球王”–宫磊。提名足球先生球员时代的宫磊可谓年少成名,在上世纪80年代,不满20岁的他担任国青队队长,夺得亚青赛冠军,随后在世青赛晋级八强,这是中国国青队至今最好的成绩。可惜后来因为伤病问题,宫磊失去了北京队的位置。那时候中国还没有职业联赛,更没有转会制度,因此在北京队踢不上球的宫磊刚21岁就要面临退役的处境。想出
继续阅读
盱眙天泉湖金陵山庄轻度体验

盱眙天泉湖金陵山庄轻度体验

天泉湖位于江苏省盱眙县的南端的天泉湖镇,和盱眙铁山寺国家级森林公园在一起,山水相依。 如今基于天泉湖开发的旅游度假村距离县城30多公里,从盱眙县城过去大约要45分钟车程,从南京开车过去1小时多点也能到,因为它基本上算是盱眙县距离南京最近的位置。 天泉湖-金陵山庄 铁山寺和天泉湖是近些年盱眙开发最成功的旅游景点。 由于自身巨大的森林覆盖面和历史古刹的底蕴加成,铁山寺森林公园这些年周边内算是小有名
继续阅读
2019/20赛季意甲第一场米兰德比观后感

2019/20赛季意甲第一场米兰德比观后感

作为一个多年的米兰老球迷,看到本赛季的米兰德比的时间正好在周日凌晨,硬是挤出时间看了比赛。其实在赛前压根也没敢想如今的米兰能赢下国米,看了上半场两队的状态后,再考虑到国米周中在欧冠中消耗了体能,心底有了一丝想赢球的想法,结果看到下半场米兰两球完败于国米后,还是有点失落。如今的米兰和国米已经不是一个层面上的队伍了,体现在球员的配备,而球员的配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球队老板的投入。此前米兰和国米一样被中国资本接手,哪知在国米在苏宁持续的资金投入下稳步回升的同时,米兰的投资方李勇鸿却出了问题,埃利奥基金接
继续阅读
苏州记忆之一

苏州记忆之一

今年国庆节,要到苏州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晚上在购买去往苏州的高铁票的时候,勾起些许苏州记忆。我第一次去苏州的具体时间已经记不清楚, 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应该是大学二年级时候的暑假吧。我搭乘当时最便宜的绿皮火车到苏州火车站后,直奔苏州大学找同学,其实大学时候去往各个城市基本上都是奔着同学去的。苏州是我中学同学聚集人数仅次于南京的城市,但是由于苏州只有苏州大学一所不错的大学,所以在苏州的同学几乎等价于在苏州大学读书的同学,如果统计我们高中同学中考取单一大学的人数,苏州大学可能是第一位的。和去其他城市
继续阅读
我看归化外籍球员

我看归化外籍球员

自从足协传出要归化外籍球员的消息到昨天晚上巴西人埃尔克森(艾克森)首次代表中国男子足球国家队出场比赛,这段时间关于归化的看法一直是网上国足球迷讨论的焦点。如果要是放眼世界足坛,归化球员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除去欧洲强队中的那些多重国籍的球员,就我们熟悉的亚洲国家中,早就都已经有很多归化球员了,其中不少在和我们的国家队打比赛时候给我们带来很多压力。最近这些年我虽然没有“系统地”看亚洲国家队的比赛,但是能脱口而出叫出塞巴斯蒂安,三都主,田中斗笠王这些归化球员的名字。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乌拉圭人代表卡
继续阅读
《人类简史》读书笔记

《人类简史》读书笔记

《人类简史》这本书出现在我家书架上好久了,此前读了一小半因为其他书的插入,一下就放了两年,最近才又拿起把它看完。这本书的跨度很是宽广,从7万年前“智人”这个群体的出现,到大规模在地球活动开始写起,经过农业革命,工业革命,到如今在经过科学革命后,我们这一年代的“智人”们再次面对何去何从的问题结束。如此丰富的内容中,我有两点印象比较深刻,记录如下。1.智人的未来值的焦虑吗?如今的人类正在进行的基因改造,人工智能研究似乎正在彻底改变“智人”的社会,甚至可能自我毁灭。或许是作者和我们一样处在当下,能切实
继续阅读

天上的神明和星辰,人间的艺术与真纯,
我们所敬畏和景仰的,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