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中国市长》观后感

纪录片《中国市长》观后感

我不知道这部片子在国内看是不是被允许的,但是在网上还是找到了,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允许的吧。周末晚上看完,百感交集,尤其是纪录片收尾的部分,耿在被提作大同市委书记候选人后突然被调任太原后,他在大同官员同事们脸上暧昧的微笑,大街上害怕拿不到拆迁补偿市面的游行,以及耿彦波坐上车后留下的眼泪真是百味交陈—人都是自私的。暂且不评价片中主角和为人(官)处事的方式,只随便写写自己的观感。国人对市长的印象都是电视上的西装革履讲话的形象,这部纪录片的摄像镜头将一个亟待改变的古城市长的日常真实的展示给普通百姓,很是难
继续阅读
老歌往事 --《流浪歌》

老歌往事 --《流浪歌》

无意中听到陈星的《流浪歌》,这首经典老歌时常让人伤心落泪的老歌,但是听到这旋律我却忽然想起老家的一次令人啼笑皆非的“火并”。这歌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伴随着全国人民的“打工潮”火起来的。我们苏北县城的城乡结合部的农民也跟着全国大潮扔掉了锄头进城打工了。事实证明外出打工确实比在家干农活收入高很多。我们家邻居小伙A在南方(也许就是南京,已无从考证)打工,春节回家,带回了二十七八寸大彩电,三碟连播VCD,不知道啥牌子的大音响,在家里组成了“家庭影院”,没日没夜在家放这歌,甚至还接着麦克风在家嘶吼,“走啊
继续阅读
皖南春节见闻

皖南春节见闻

现如今每年过完春节网上都会集中出现一大批”回乡见闻“,我今年过年没有从南京北上去“回乡”,倒是一路南下,到了“皖南”来过年,第一次过来,有些东西感受颇为新奇,想着记录到文字上。先说“皖南”这个概念,字面上很简单 — 安徽省南部的区域。但是在一些“皖南沙文主义者”看来,这个概念不是这样简单,就像“江南”不是简单指向长江以南区域一样,他们觉得皖南只是古徽州(现黄山市)周边,说着徽州话,住着”白墙黑瓦马头墙“的房子的一片区域。我去的这边,虽不是那么地道的徽州区域,但是第一感觉他们这农村的房子也确实蛮漂
继续阅读
我的1997

我的1997

当某些年份和一些重要的历史节点挂上钩,到了某个节点,旧时光就会清晰地浮现在眼前。1997年之后每年的7月1日,各路媒体总会让你的1997年重现。1997年的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镇青年”,确切地说应该算是小镇少年,当年十来岁的我们周末应该是和小伙伴一起玩腻了红白机魂斗罗超级玛丽,正在街上的溜冰场里穿着双排旱冰鞋跟着邻居家叼着香烟梳着郭富城三七分头的哥哥们侧着滑,倒着滑,学各种“酷炫”的花活,耳边轰鸣的是各路“的士高”舞曲,上天在某音乐APP上无意中听到其中的《野人》《兔子舞》《蝴蝶》,两腿不由地
继续阅读

天上的神明和星辰,人间的艺术与真纯,我们所敬畏和景仰的,莫过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