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某些年份和一些重要的历史节点挂上钩,到了某个节点,旧时光就会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1997年之后每年的7月1日,各路媒体总会让你的1997年重现。

1997年的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镇青年”,确切地说应该算是小镇少年,当年十来岁的我们周末应该是和小伙伴一起玩腻了红白机魂斗罗超级玛丽,正在街上的溜冰场里穿着双排旱冰鞋跟着邻居家叼着香烟梳着郭富城三七分头的哥哥们侧着滑,倒着滑,学各种“酷炫”的花活,耳边轰鸣的是各路“的士高”舞曲,上天在某音乐APP上无意中听到其中的《野人》《兔子舞》《蝴蝶》,两腿不由地跟着抖动起来,我在下面留言“当年我们溜冰场神曲”引来无数点赞,点赞的都是当年有故事的人。

野人-溜冰场神曲
溜冰场神曲

但是那年的神曲不是这些,《心太软》才是那年的最红网红,打那以后再也没有一首中文歌曲红到那样的程度,只要是能听到音乐的地方,都是“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原本想用来学外语的随身听里面放的也是它,当然,当年的我们自然不知道为啥要流泪到天亮。

任贤齐-心太软
任贤齐-心太软

扯远了,1997最重要的还是年中的香港回归,那时候没有多深的家国情怀,唯一开心的时候那年我们小学组织了一个“香港回归祖国知识竞赛”,平时就喜欢看乱七八糟课外书的我自然被老师选中,加上学期末的例行的期末奖状,那个学期拿到2张奖状,印象深刻。

1997 香港回归
1997 香港回归

关于课外书,1997年是我阅读的一个飞跃之年,那年哥哥上大学了,回家来时候必然带着一大包书回家来,我是开了天眼,从此对小镇上同学之间传阅的《少年文艺》《故事会》《民间小故事》失去了兴趣,完全跟着我哥读书节奏走了,20年后的今天我刚才翻了一下家里书架,里面好像很多都还是我哥的书,可惜小时候不知道正确读书健康用眼,经常埋头在家看大部头的我,一年后就戴上了眼镜,至今后悔不已。

少年文艺杂志
少年文艺杂志

当年的我们小镇青(少)年除了看书还“看录像”,97年时候香港系列电影《古惑仔》火了后,很快到了乡镇县城。胸前纹着龙,手提大砍刀,留着长头发的郑伊健版的陈浩南是无数小青年的偶像,比现在的小鲜肉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不少男同学家里应该都有一张明星画或者贴纸。“砍人”好像是当年的流行词汇,当年的讲义气就是能帮“兄弟”去“砍人”,我们初中里面一度还出现古惑仔电影里面的同款刀具。后来我特地了解,当年盗版的香港电影全靠实体录像带(后为VideoCD)流转,短期之内,能从香港非法到广东,然后通过省里经销商到广东进货分发到地市县城,再下沉的乡镇,在没有今天这样发达的网络和物流的90年代,真是蛮厉害。

古惑仔电影

后来知道除了当年地下的录像带市场,其实当年大城市的商业电影市场已经很火了。冯小刚已经开始了拍贺岁片,套用我很喜欢的葛大爷在他当年那部《甲方乙方》里面最后一句台词,“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上去